最近,笔者上初中的女儿时不时蹦出几句“EMO”“奥利给”“栓Q”……“能不能好好说话?”面对我的批评,人家扔过来一句反问:“网络上不正流行吗?”笔者哑然,诸如此

最近,笔者上初中的女儿时不时蹦出几句“EMO”“奥利给”“栓Q”……“能不能好好说话?”面对我的批评,人家扔过来一句反问:“网络上不正流行吗?”笔者哑然,诸如此
最近,笔者上初中的女儿时不时蹦出几句“EMO”“奥利给”“栓Q”……“能不能好好说话?”面对我的批评,人家扔过来一句反问:“网络上不正流行吗?”笔者哑然,诸如此类的网络语言可谓风头正盛,加油是“奥利给”,失败是“芭比Q”,“我真的会谢!”并不是想要谢谢某人,反而是一种带有讽刺意味的吐槽。不可否认,很多流行的网络语言生动鲜活,是网友抒发情感、表达态度的独特方式,线上线下流行度都很高。但流行的就一定是好的吗?拿拼音缩写来说,“yyds”,笔者以为是“以一当十”,女儿不屑地说是“永远的神”;“yygq”,笔者尚能拼出“阴阳怪气”,至于“yjgj”,笔者则干脆放弃猜拼。用拼音缩写做如此抽象的表达,信息量在哪?美感又在哪?不久前某地考卷为“舔”字组词,有学生组了“舔狗”,让人哭笑不得。实不敢想长此下去,小朋友们会不会以为中文即是如此?“绝绝子”的表达如果泛滥,大家说话岂不千篇一律?中文优美隽永,意蕴无穷:眼睛透亮曰“双瞳剪水”、时间飞逝谓“跳丸日月”、人生短暂乃“浮生若梦”、年龄相当是“青春两敌”;“断肠”表达思念、“漫卷诗书喜欲狂”抒发喜悦、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”传递悲伤……吴宓教授翻译好莱坞片名,《魂断蓝桥》《出水芙蓉》《翠堤春晓》尽显中文之精妙,让人拍案叫绝。1995年,语言学家郝铭鉴创办期刊《咬文嚼字》,创刊词说:“刊物虽小,但语文规范化,兹事体大”。笔者相信,优美有营养的流行词语会沉淀下来进一步丰富语言体系,而哗众取宠的字句一定会被淘汰。真心希望女儿不要在作文结尾大笔一挥“白雪公主吃下王后给她的苹果,‘芭比Q了’”,也期待中小学校进一步加强语文教学,帮助学生打好语言基础,养成良好的语言习惯;同时,有关方面要下大力气对网络语言在“创新”和“规范”之间合理引导,让其在良性的网络环境中健康发展。(徐 蕾)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( 2022年09月14日   第 08 版)责编:侯兴川